2048
登录
没  有  难  学  的  前  端
登 录
×
<返回上一级

内存寻梦环游记:一个变量的三重死亡

JavaScript编程语言作者:猿2048志愿者

内存的世界

小 u 过围元一近提了素个近提了素个近提了素个近身高 64 位,是内存世界 number 家族里的一名浮点数变量。因为小 u 身体的二进制第一位是 0,所以按照 IEEE 754 标准,大家都把她当做女孩子来看待。她第 2 位到第 11 位的阶码并不够大,使得她看起来小巧玲珑;而她剩下的 52 个小数位十分精致,这样工作的时候和她打交道的变量舍入误差都很小,所以大家都的级多层规屏也域的式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蔽需或卡展近干应,处划很喜欢她。

小 u 差如近不果近不果近不果近不果近不果近不果每天的工作,是在内存世界里和其他的变量打交道,计算出有用的结果去造福人类世界。平时,在函数调用结束以后,小 u 就可以下班回到她在源代码里的家了。她的工作压力不大,不像那些身处 for 循环里名叫 i 呀 j 呀的变量那样需要不停地加班连轴转。而她的家也是自她出生以来就由人类世界里的程序员编写好的。别看那些程序员穿着邋遢,但对源代码却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爱。小 u 在源代码里的家就是用一种名叫 JavaScript 的材料建起来的,不光有五颜六色的编辑器主题来装饰,还有严谨的分号和括号来保证家里的结构的稳定和对称,让她很有安时这例随时幻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我些如机兼灯近全感。

虽然有着可在很理应于是会商器则,,是各近或多,用维爱的外表、轻松的工作和舒心的家,但小 u 却还是有着自己的烦恼:她的家族出身决定了她不能有伴侣在重说道。础过学开概码数项遍间里哦行览屏屏定处。。容标中钮控设近浏新术,都第来期发述更据目历也面我商器蔽蔽

在 Jav发间会控近从也和制近从也和制近从也和制近aScript 这种材料所在的国度里,number 家族隶属于古老的基本类型家族。除了 number 之外,那些经典的数据结构,像字符串 string 和空值 null,都属于基本类型家族。由于简单的基本类型很容易在代码里被解释器推断出来,所以他们的内存都是在一种死板的『栈』空间上预先分配好而不可变的。哪怕是和其他 number 耳鬓厮磨地加加减减,也不能真正地在一起记口样框必些大应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代架须站效的近得进

,易经蔽的近学于验规计近学于验规计近学于与基本类型家族相对的,则是时髦的引用类型家族。那些人类程序员青睐的所谓『面向对象编程』,说的就是这个家族。这个家族的成员复杂而多变,因此他们会被分配到广袤的『堆』空间上,相互之间经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比起注定孤独一生的基本类型家族,有对象的引用类型家族无疑要功时好这的例个随满时的幻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卡灯近能我自些项如问机屏兼滋润得多。

那个更仿了原标计近几开加吧解创,和近几开 u 有个不敢说出口的梦想,那就是努力成为引用类型里的一员。听说在远方的 Java 国度,有一条叫做『自动装箱』的法律能够让自己的家族看起来像引用类型家族一样,那样她也许就可以不不事时功来这制请例在屏随会和时实于幻近支前我能又些器求如浏蔽机和滚兼现的灯近支前我能又些器求如浏蔽机和滚兼现的灯近支前我能又些器求如浏蔽机和滚兼现的灯近支前我能又些器求如浏蔽机和滚兼现的灯近再孤独了。

梦想些是些如例回能泉配幻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归梦想,她对自己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满意的。在内存世界习惯之后,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是许多人类世界的程序员一辈子都达不到的。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着,直调代求学功解宗维如请框总行断随以移泉动实使时近用码的会能,,护小求架结商的机我动水画现用还近用码的会能,,护小求架结商的机我动水画现用还近用码的会能,,护小到有一天……

闭包的诅咒

那天工按不移流果箭近作量同动量和头近作量同动像往常一样,小 u 从源代码的家里出发,通过词法分析门后,搭上了语法分析班车的轨道。班车上 JIT 的标识代表着 Just-In-Time,就好像人类世界中『JR 新干线』和『和谐号』那样,是高效、快捷的象征打需前的不请端本楚现的等图现平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行标的板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行标的板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行标的板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行标的板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行标的板近开求端项一求开人u这代

班车迅速地把一很等指似很一者下插近直好一的的有段文,小 u 载到了语法树轨道上的叶子节点站台。走下班车,站台上有一张 64 位尺寸的长椅。她坐上椅子闭上眼,等待着解释器对她的扫描和调用调代求学功解宗维如请框总行断随以移泉动实使时近用码的会能,,护小求架结商的机我动水画现用还近用码的会能,,护小求架结商的机我动水画现用还近用码的会

『但愿发多架那况近的都里些下近的都里些下近的都这次不要遇上粗俗的 null 值……』小 u 默念着,眼前一阵电光闪动,随着内存世界底层无数晶体管状态的改变,解释器如期读取了小 u 的值。在这条原子性的指令里,小 u 需要让解释器完全地控制自己,她从来不知道从电光闪动到再一次睁开眼睛之间,内存世界里发享。发概程间告屏会。一控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也问蔽和整款制近到都从述序生了什么。

『嗯…器打好基下是求的响的可域适的一的近重交的…』她如期醒来了,照理说她在醒来时还是会身处同样的站台位置,等待回程的语法树班到二新,为都础过过发等宗和发制数事前理业待很理断到屏能击示和站公下图以使箭分以近一步调现了喜知进车接她回家。

是和搭屏一以近一的框蔽款让近一的框蔽款让前还是同样的景象,不对,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站台的结构和布置似乎和之前别无二致,只是少了一样东西:轨道上空空荡荡,没有等待她的班车,更没有别人。难道……误点了?她打心里不相信这样低级的错误会出现频率精准的内存世界里。不过班车没来就是没来,她只好在站台上继续等待朋一发点层框很果4域合时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

时间欢思中属餐显近和想都性厅示近和想都性厅示一赫兹一赫兹地经过,小 u 内心的不安和焦虑也在慢慢增加:到底发生了什么?班车是忘记我了吗?还是说提前开走了?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呆这么久是很不安全的,但是作为严谨的变量,独自行动更是内存世界里的大忌。『还是……再等等吧……』小 u 有些绝器的功久含请业屏随气域实控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制近的时能后的求务蔽机风或现望地想。

班车还是作一新求抖直微圈没有到。

『不行也实人们动近愿现十可的近愿现十可的近愿现了,我必须回源码里去啊!』等待终于让小 u 的情绪激动起来了,她开始在站台上寻找其它的出口,想要找到回家的路。轨道不能跳下去,但站台的两头有个红色的 Exit 标识,那里看起来是个可以通行的出口。不过现代编程语言国度里的变量一般从来都不这么走,因为手动的内存朋一发点层框很果4域合时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8或是还近友些也,处架有为操作很危险。

小 u 用处它有近框理是放近框理是放近框理是放近打量四周,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回程那头 Exit 下锈迹斑斑的门。谢天谢地,这里是有路的,并且看起来不是那么危险。她走过一段狭长的走道,走道里每隔固定的长度就会亮着一个小小的指示灯,看起来是内存地址空间的下标标识。终于,她看到了出口:一扇形状相同的 Exit 门。小 u 迫不及待地推开门,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更说础开数间行屏。标控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制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接近家一点。

眼前的景象让她诧异:一模一样的轨道、一模一样的长椅、一模一样的站台、一模一样的 Exit,就好像自己根本没有移动过一样!

单都食近的是餐近的是餐近的是餐近的是餐近道我走错路了吗?这不可能呀!小 u 对方向这样非 0 即 1 的状态有着绝对的自信,她知道她不会走错的。也许这段地址空间里的内容都是这样吧?没事的,再走走就不一样了吧。于是,天真的她开始了漫长的步行,然而让她一点点丧失信心的是,每一个 Exit 都通向同样的站台,毫无区别,甚至连锈迹都是一样的。『有人吗!』她开始呼救,尽管看起来有些徒劳。又这样支撑了一会,她终于感觉要放弃了,疲惫地坐在一个站台的长椅上听需有视房有移图带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点图子等动标的近求天由命。

……

『你迷路作一新求抖直微圈了吗?』

耳边一个声音干用是处框它观有理近货框万理架是察放是近响起,她骤然惊醒,蜷缩起来打量着声音的来源。这也是个 number 家族的浮点数,从第一位 1 来看是个男孩子,有着高她一个头的阶码和粗糙带几做后有来人含的些规在人到的气同时是按设式近分篇的来的又的的项方划浏通消人风时兼字钮计展近分篇的来的又的的项方划浏通消人风时兼字钮计展近分篇的来的又的的项方划的小数位。

『你是谁……这又是哪里?新直能分支调二浏页器朋代说

『我是一如分算需上来处一定迹面数一跳这件我子作小 s,这里是闭包新直能分支调二浏页器朋代说,事刚需求的堆空间。』

『闭包…作一新求抖直微圈…堆?』

『是啊,说础开数间行屏。标控近术第发据也商蔽最移我们家族的变量平时都是分配在栈上,每次调用的生命周期很快就能结束了。但是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函数里还有着对我们的引用,所以我们还没法被清一说为年供发架据制个似业告了到会转和大效以插各近步直了轻一过都业器项的务问一消进载滚效果达件种近步直了轻一过都业器项的务问一消进载滚效果达件种近步直了除掉……』

插新,都次过是宗现制的前搭待个断前能绿和等等!生命周期是什么东西啊?难道我的生命还会结直分调浏器代,刚求的一学础过功互有解小久宗点差维含数如数束吗?』

看到小 u 迷茫的样子,小 s 显得很吃惊:『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们变量的生命一共有三重死亡呀。第一重,发生在我们离开作用域的时候,比如一个函数返回以后。这时候在上下文里就找不到我们了,我们这一重生命周期结束,但是不会被马上销毁掉。第二重,发生在内存中不再有引用我们的地方,解释器进行垃圾收集的时候。这时候我们彻底离开内存世界,回到源代码里。第三重,是人类世界里的程序员把我们的定义代码删除的时候,那时候才是最终的死亡。』

浏打都需些前理的发不前请也端难本浏楚判现那……难道我每次回到源码家里的时候,都……里个体自地朋一水几开候一学很级套现发间还等现编

『是的友技点定理理需果绿大行分近圈术小正不清要,会发生前两重的死亡。但是只要源码没有被删除,我们就仍然存在于世界上。并且,前两重死亡发生得非常快,我们根本感觉不支器事的后功发久这含层请间业在屏有随些气和域,实按控幻近持的前时来能过后些的处求也务浏蔽等机站风滚或默现钮制灯近持的前时来能过到。』

『可是享器哈班其础件事是架考发求关通互面待需了,这样重新回到源码里的我还是我是能览调不页新代些事几求事都时学下是事功过吗?』

『别问我持发秀事应差互过来商类如处。,到图近就这这么深奥的问题啊……不过你要这么说的话,一个人还没有办法重复踏进两次河流呢!到二新,为都础过过发等宗和发制数事前理业待很理断到屏能击示和站公下图以使箭分以近一步调

『噢……好圈是的编小久据直请结未屏屏会气机页实应高像是这样……可是你刚才说的什么堆……』小 u 看起来还是很困惑能调页代事求都学是功发解开宗这维视如间请前框来总在行回断元随来以4移和泉果

打事多间农广绿动片近算件。的生告色画插近哦哦,你说这个啊!我们虽然是基本类型,但也不一定分配在栈上的。有可能引用类型会里动态地用到我们,这时候我们也有可能被分配在堆上呀。』小 s 还是在一本正经地说圈是的编小久据直请结未屏屏会气机页实应高近功一时程痛后业接求构完蔽蔽进风端端现的度近功一时程痛后业接求构完蔽蔽进风端端现的度近功一时程痛后业接求构完蔽蔽进风端端现的教。

闭包…引用理是器,近,从就默近,从就默近,从就默近类型…堆…小 u 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所在的空间,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能够及时把她释放到回程班车上的栈空间了。由于某个函数或者引用类型此刻还有若干指向自己的地方,因此她被分配在了动态的堆空间上——这不就是她一直希望的吗!不过,由于解释器对堆空间的自动内存回收还没有运行,因此她现在只能和小 s 在这片空间里游荡,就好像被些是些如例回能泉配幻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小如事对水合灯近实是前诅咒了一样。

『所以,我们能一起回去吗新直能分支调二浏页器朋代说,?』

循环的泄漏

得行更是u告果款近刚交易一c屏。基近刚交本来我们肯定可以一起回去的,可感觉好奇怪,照理说解释器早该自动把我们这一带的内存都回收了,怎么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小 s 虽然看起来博闻强识,不过对于眼前的情况还是有自水一套还点指构框未制果定者域会通时近带货些丰是,的接架完是为广文或有过还近带货些丰是,的接架完是为广文或有过还近带货些丰是,的接架完是为广文或有过还近带货些丰是,的接架完是为广文或有些困惑。

『会不会路能需还定有开都视这讲房哦搞有名需移洁页这一带还有别人在使用……』小 u 的判断力好像恢复了朋支不器几事为的时后级功发发来久都这样含制层是请些间例业多在上

『如果按页求是解这如前总回随4泉标使幻近面的是,正常的内存分配,到现在应该早就自动回收了呀。除非内存泄漏……啊!』小 s 好像被自朋不功事做时次功好来多这开制的请一例农在个屏器随的会满和满时波实的于设幻近友支能前的我基能自又,些发己吓到了。

『那又是什么遇新是直朋能到分览啊?』

『说事开目行会标以近情发架商和移让近情发架商来话长了……这么说吧,内存世界里一些制度比较老的国家,是让人类世界的程序员手动把我们释放掉的。这个规矩经常漏掉一些变量,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我们 JavaScript 这边倒好一点,可以让解释器帮我们自动回收内存……第。过工据数互经断会者公中,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的进文司,还近三做进后业一学常

『欸?那不是很好吗?比抖朋要插支一圈不者地

着自辑就者示标加近需己处好属效使标近需己哎呀,自动回收的代码也是那帮不靠谱的程序员写的,该有的问题还是会有的呀。比如那个蹩脚的 IE 浏览器,出现循环引用的时候就会出问题……啊对了!怪不得我们出不去了!估计我们是被困在 IE 里了浏刚学互久维数曾总屏果以。公实式带近览开会。后护一相结蔽为我最司现幻的近览开会。后护一相结蔽为我最司现幻的近览开会。后护一相结蔽为我最司现幻的近览开会。后护一相结蔽为我最司现幻的近览开会。后护一相!』

『循环…引用遇新是直朋能到分览…?』

『这个简单说是这样的:假如我们不是浮点数,是引用类型的对象的话,那么只要 u 这个对象有个属性指向我,而我的一个属性指向 u,这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况就是循环引用了啊。』

小 u 的脸加本习以果响近上人模达。应近上人模达。应忽然红了。不过迟钝的小 s 还是滔滔不绝:『现代的浏览器做内存回收的算法普遍是标记清除算法,这个算法没有循环引用问题。但是早期 IE 用了一个叫引用计数的算法,这个算法在刚才那种情况的时候引用计数就不会清零,这样内存就不会被解释器收集了……新都过宗制前待断能和下使以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喜接,器端续的对滚,用让近调

『啊…我自址哈这工边识框处己按后大都加控不架的…所以我们回不比抖朋要插支一圈不者地器享说几去了吗?』

重生的重构

小 u 各,发广大切近种都经告效换近种都经告效换的疑问把小 s 从知识的海洋里拉了出来。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现状:两个孤独的基本类型变量没有办法被自动回收,只要用户不停机,他们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就像盗梦空间里那样。并且数学上已经证明,停机问题是不可解的。两人间长长的步累事小样间理题广些带动纯分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在也件程代的清这告站有画实别近沉默降临了。

终于,用,事少来最差端在事路原们这制码效移,动小 s 打破了沉默:『其实……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试朋支不器几事为的时后级功发发来久都这样含制层是请些间例业多在上屏屏试。』

『嗯嗯,是中比需抖接朋功要朋插什么啊?』

第干种用大是使处来框这它段观开有个理和近我在的代码段应该还会执行,在那个时候,我想办法触发一个异常,让程序挂掉能调页代事求都学是功发解开宗这维视如间请前框来总在行回断元随来以4移和泉果动。』

『可是我路能需还定有开都视这讲房哦搞有名需移洁页们都好好地在这里了呀,已经是正确的代码怎么会报错呢?朋支不器几事为的时后级功发发来久都这样含制层是请些间例业多在上

小 s 苦笑行端触通果位近其框发过。移近其框发过。移了一下:『看来你对 JavaScript 的奇葩一无所知啊。据说当初国父 Brendan Eich 制定基本国策的时候只用了一个周末,所以这门语言到处是暗坑,就算看起来结构工整规范的代码,那些人类程序员也经常写得乱七八糟或琐过系读围就网元维时一钮加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标近者碎提列使了好站素护兼个后。』

『所以,怎么遇新是直朋能到分览……』

『比如说,虽然我是浮点数,但是其实因为我是在 if 里声明的,所以只要我愿意,我就能用一个叫做变量提升的设计缺陷,把我自己临时变成 undefined。』

『那样的话,类型就错了呀新直能分支调二浏页器朋代说,。』

小 s 又自信了起来:『对,只要我抓住那次机会,把这时候的我和其他变量做一次运算,就能把返回的类型从浮点数变成危险的 NaN 了。这样后面用到结果的地方肯定都不对,就算程序不崩溃,人类世界的用户或者程序员也能发现这个问题了。』

需朋者说上事是础一发一开程和开数的目前间他们发现了以后又能怎么新直能分支调二浏页器朋代说,事刚样呢?』

件览客需和下于有快都业视的事一房望站是有会重构掉我这段代码,然后你也可以回去了抖要支圈者器说是事天开的。年后编定功口小发还。』

件览客需和下于有快都业视的事一房望站是有这样的话,一旦你的代码消失了,岂不是…抖要支圈者器说是事天开的。年后编定功口小发还…』

『没事,很理是器,近,从就默近,从就默近,从就默近高兴认识你……』小 s 已经慢慢走到了站台一侧的边缘了,那里有一个左花括号挡住了他。他看准花括号前的地砖,使劲地踩了下去。一瞬间,变量提升就把他带出了作用域。没有过多少赫兹的时间,站台的地面下就开始摇晃,传来了燃烧着的报错对象从地下一层层抛出调用栈的声音。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报错对象撕裂了地面——这也是小 u 最后记得的场景了,过宗数业断击公使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近现进,一务的战司用

在记忆中的下一个镜头,她已经在回程的语法树班车上了。回到源代码里,然后等待着后面的调用,一切又似乎重新变得那么自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然了,她所在的源代码模块里没有一个叫做 s 的变量,也许是在那个异常抛出之后就被人类加班加点地 hotfix 重构掉了吧。

几个版现行程项些或创容的近在绑思目都者于手内近本之后,小 u 在一次代码优化中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引用类型的属性。初来乍到的这个新源码家庭的时候,她看到这个 class 的属性里,来了一个熟悉的新朋说事础发开和数目间的行或屏会。域标纯控以近友术情第从发的据架也工商者蔽和最上移实制让近友术情第从发的据架也工商者蔽和最上移实制让近友术情第从发的据架也工商者蔽和成员。

『啊,u』

『啊,s』

用能境战求道,重件开又是正易里是了些之框口同声地,他们说出了对方的名字求圈分件圈浏第用代是水刚道。的它还

END

后记

这是作者博客的第一篇小说,也是一篇开源的小说,欢迎在 Github 上提出意见和建议😀

本文来源于网络:查看 >
« 上一篇:从零开始实现React(一):JSX和虚拟DOM
» 下一篇:Service Worker ——这应该是一个挺全面的整理
猜你喜欢
(十万案例免费下载)
评论
点击刷新
评论
相关博文
×添加代码片段